道尽了穗城会馆的百年沧桑

更新时间:2021-02-01 08:26 作者:EBET

  登上从广州飞往曼谷的航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印在座椅后面佛山某知名陶瓷品牌的广告。这样的开端,注定了此行的焦点,绕不开“制造”这个关键词。

  100多年前,越南归侨陈启沅在南海创办继昌隆缫丝厂,开创了近代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工业的先河,南海也由此成为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的地方;如今,地处粤港澳大湾区广佛极点内的南海,通过海外设厂、技术输出等方式,也逐渐站上了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的潮头,在东南亚建立起生产与商贸协同共振的跨海贸易圈。

  “暮鼓晨钟同觉悟,欧风亚雨雨调和”,正门两侧的一副对联,道尽了穗城会馆的百年沧桑。始建于1760年的穗城会馆,距今已有260年历史,是越南众多华人会馆中规模最大、建筑装饰最为美轮美奂的一座。

  在馆内众多古迹、文物、壁画之中,一条蓝绿主色调、诉说着封神演义故事主题的瓦脊,经常会吸引来访者的目光。去年10月,越南胡志明市的华人后裔、陶瓷研究者刘金钟在佛山祖庙博物馆找到了它的基因——两条颇为相似的瓦脊,无声地诉说着300年前“石湾陶”漂洋过海的曲折经历。

  同样的发现也存在于泰国缅甸的广肇会馆内。在这里,记者一眼便认出屋脊和房梁上的金漆木雕。那些刻画着传统神话故事和粤剧形象的雕花,至今仍栩栩如生。

  “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梁一柱都来自中国。”行走于这座140多年历史的古老会馆中,广肇会馆总干事周锦鑫十分动情,“所有的漆金木雕和花岗岩,都是从广东绘好、刻好,再用船运来泰国。”

  早在十六七世纪,大批南海人就开始到南洋谋生或经商。承载着对故乡的满满思念,华侨们用来自故乡的建筑材料,亲手搭建起了一间间会馆,成为了“佛山制造”在海外最牢固的存在,也成为了佛山参与南洋商业网络建构的代表性符号。

  以会馆为依托,部分南海侨民们又开始寻求起与故乡的贸易往来合作。他们一方面向广东出口南洋各地的原料、食品及加工品;另一方面,从广东进口生活所需的各类必需品,满足该地区为数众多的华人的消费需求。

  这样独特的“外部经济”构成了南海与南洋贸易联结网的初期架构。石湾陶、佛山钟和缅甸玉的流通,就是三个鲜活案例。

  在印尼,目前已发现生产于19世纪至20世纪上半叶的梵钟,就多达73座。而且,这些梵钟大多是“佛山造”。

  在这些梵钟的铭文上,甚至可以找到来自南海县那些家族的名字。其中,“隆盛号”产钟239年,是典型的百年老号。而另一家开办稍晚的“信昌号”,直到上世纪30年代,仍在生产出品。

  缅甸盛产翡翠原石,是翡翠原石最大产地。上世纪七十年代,平洲玉器产业在平东村起步。陈氏三兄弟陈广、陈作荣、陈锐南开办了平洲第一家玉器加工厂——墩头玉器加工厂,点燃了平洲玉器加工之火。

  首批玉器人在赚到“第一桶金”后,南海与缅甸之间的玉器产业来往更为频密。正因代代传承的开放、自律和冒险精神,平洲从一个小乡村,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缅甸翡翠毛料集散地、我国四大玉器市场之一、三大缅甸翡翠加工生产批发基地之一,集聚了3000多家商铺、近1000家加工厂和2万多名从业人员。

  在物料、资源交易流动的基础上,伴随着制造业的兴起,这10年间,南海制造开始越走越远,为这张贸易网增添更多内涵和延伸的可能性。

  “心连心”收获跨国的信任凭借开放的投资环境、宽松的投资政策及人力成本优势,东南亚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但同时,也有不少赴东南亚投资的中方企业遇到不顺。

  杨建伍认为,在做好人性化管理的同时,公司也依托大数据,研发了一套内部管理系统,可以实现实时查看亚联工厂的生产经营状况,实现管理到人、管理到岗;亚联工厂还建立了独特的考勤系统,以及计件与计时相互搭配的薪酬制度,员工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工资,也可以看到额外工作所带来的额外薪酬,确保公正合理地分配。

  在海外讲好“广东故事”站在拥有百年历史的广肇会馆内,笔者脑中浮现的第一形象,是百年前的一艘大帆船:帆船满载着各种木材、木雕、牌匾,从佛山起航,依靠风力,一路漂洋过海,最终抵达望眼欲穿的广府侨民手中。


EBET
上一篇:金融创新助力“丝路”发展南洋商业银行为“一
下一篇:金贵(JINGUI) 手摇切肉机 切片机 商用绞肉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