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导向破题前行 老牌工业明星城坚守实业踏出

更新时间:2021-01-06 05:19 作者:欧冠竞猜

  作为制造名城,常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创造出“小桌子上唱大戏”“双手舞出八条龙”的发展奇迹。然而,当规模经济的优势逐渐减弱,缺乏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创新资源成为这座城市的长期“痛点”,2006年,常州提出了创建国家创新型城市的战略目标,开启了从“科技长征”到“智造”赋能的创新之路;2010年,常州被批准为国家创新型试点城市;2014年,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获批建设;2020年12月27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工业大奖表彰大会上,来自江苏常州的两家企业分别获得中国工业大奖和提名奖。至此,常州已经连续三届榜上有名,共有6家企业获得7个大奖和提名奖,成为全国地级市中获奖总数最多的城市。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熊梦表示:“获得这么好的成绩,说明常州的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具备了很高的水平。”

  作为乡镇工业的摇篮、“苏南模式”发源地之一的常州,也曾迷茫和失落,以民营经济为特色的产业转型一度十分艰难,但是对实体经济的坚守,对制造业的情有独钟和对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的执着追求,让常州走出了“智造”新路。

  位于常州市武进区的江苏常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依靠制冷器材和农业装备制造起家,2003年,常发踏步涉足房地产业,原有优势产业形势急转直下。2011年,企业负责人痛定思痛,剥离房地产业务,将工作重心重新转移到装备制造业上来,持续投入年销售额的4%作为研发经费。目前,常发农装跻身全球同行前五。

  江苏常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小平说:“要是我们一直在房地产领域,再这样两条路模式走下去,我们的制造业就得不到提升。中国的发展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我们必须责无旁贷地让这个产业往全球高端的领域冲。”

  推进以功能为核心的产品再造、以质效为核心的智能制造、以多元化为核心的渠道再造,让常州华利达服装集团有限公司,面对疫情冲击时响亮喊出:不裁员保岗位、不降薪保收入。公司董事长张文昌认为:“制造业是无论如何不能丢的,它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企业强,城市强,传统行业是企业当中很大的一个组成部分,只要转型、创新,跟得上步伐、敢于投入,应该还是能够持续推动发展的。”

  在进口部件无法从海外获得的情况下,常州市武进广宇花辊机械有限公司、常州纺兴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等一批专精特新企业被国家工信部、国资委等部门火线“点将”,为中石化熔喷布生产线提供套卷绕机、分切机、成网机、喷丝板等关键核心零部件,彰显了“常州制造”的实力担当。

  同时,五洋纺机、精研科技等一大批常州智能制造标杆企业,凭借自动化生产线、智能工厂等优势,率先复苏、领先增长,为市场主体平稳运转、产业链供应链保持稳定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2020年1-11月份,常州工业经济逆风飞扬,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计算同比增长5.9%,高于全省平均0.6个百分点。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6.3%。全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工业税收215.2亿元,同比增长1.8%,工业税收占比38.8%,比上半年提高1.7个百分点。

  自2005年开始,常州就以科教城为创新之核,先后引进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国内众多高校和中科院等院所。如今,在这片五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平均每天诞生一家高科技公司、新增四件授权专利,为常州“十大产业链”输送技术和人才。经科教联动、产学研结合、校所企共赢的“常州模式”由此越来越顺畅。

  江苏中科院智能科学技术应用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马炘表示:“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要关注产业技术的创新。单单靠企业自发,在人才的积累或者本身的创新科研成果积累方面是不足的。这时候需要外部的科技力量融入和扶持,让全国乃至全球的人才和技术资源向常州汇聚。”

  科教城有效地弥补了常州“缺乏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创新资源”的不足。十多年来,它从单一的大学城,升级为产业园区、研发园区,2019年常州科教城荣登中国创新园区第一名。

  常州为制造业转型升级寻求创新资源可谓千方百计,突出表现之一就是开始于2006年的“科技长征”。每年,市主要领导率领党政企业家代表团“走出去”对接国内大院大所,“引进来”打造常州创新之核。“科技长征的主要目的就是围绕创新创业的资源集聚,找项目、找人才、找合作,增加一批新的增长点。”常州市科技局局长刘斌表示。

  常州强力电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钱晓春介绍:“和北京化工大学一合作,我们就解决了LCD平板显示的彩色光刻胶里面核心材料的问题,开发出的产品是有自己的核心知识产权的产品。它不只对中国的制造业,对全球的平板显示制造业都有推动作用。”

  目前,常州拥有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累计达15家,数量居江苏省第一;累计入选国家“工业强基工程”项目16个,居全国地级市第一;有230多种产品的销售位居全国前三甚至全球第一。

  在全球手机市场,每3台手机中,就有一台手机的扬声器、受话器、蜂鸣器、马达等声学原件出自常州的瑞声科技;全球每四台高档汽车中,就有一台汽车的发动机上牢牢固定着常州企业龙城精锻生产的爪极;作为国内最大的工业用不锈钢管制造商之一,武进不锈的产品占据了全国市场半壁江山;在美丽的西太湖畔,常州集聚了全国50%的石墨烯企业,创下了10个“全球第一”。

  只有强化科技力量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制造业才能“气血充盈”。经过七年的升级再造,如今,常州智能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成功入选国家第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名单,光伏创新型产业集群、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创新型产业集群和轨道交通牵引动力与关键核心部件产业集群已纳入国家试点。先进制造业正成为常州第一支柱产业,亩均税收超千万企业超过500家。“智能车间”“千企上云”,机械制造、纺织服装等一批常州传统优势产业加速拥抱工业互联网。

  在中天钢铁集团的一个生产车间里,轧制中的钢材温度高达1000多摄氏度,操作工坐在主控室里,通过电脑就完成了初轧、精轧、打包等十多个工序。“一键式炼钢”打破了长期以来钢铁行业就是落后产能的偏见。

  但转型从来都伴随阵痛。2015年,全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钢铁甚至卖出过“白菜价”!“最低的时候,像螺纹钢跌到每吨1700元。那时候每生产一吨就亏一吨,基本上每吨亏200元到300元。”中天钢铁集团第六轧钢厂原厂长潘福来介绍。

  越生产越亏、不生产更亏。冰冷的价格、员工的生计、上下游的压力,并没有让企业管理层放弃和退缩,而是危中寻机、难中求进。中天钢铁自此开始了连续五年的研发投入,总计超过10亿元。全球首套连铸中间包冶金技术、国内首创MINI轧机优特钢轧制技术、全国钢铁行业首家“5G+工业互联网”集成创新应用项目试点示范等应运而生,经验做法被中国工程院列入全国智能制造十大路径之一。

  在众多国之重器中,有常州制造的“实力担当”,在神舟飞船上,有江苏裕华的天眼防爆系统;港珠澳大桥顺利供电,有上上电缆保驾护航;常州无线电元件二厂生产的江南牌滤波器,被用于长征三号运载火箭;珠峰测量中的关键设备峰顶觇标由南方测绘常州附件工厂和新瑞得仪器有限公司共同研发……还有更多的行业龙头企业,如瑞声科技、天合光能、中简科技等,聚焦“卡脖子”问题,实现更多“从0到1”的创新。

  现在,创新已经体现到了生态和系统的构建上,从2013年起,常州推出产业链战略发展构想,聚焦“质的突破”,重点打造轨道交通产业链、智能数控和机器人等十大产业集群,有计划、有重点地引导产业向智能化、高端化、绿色化、服务化、品牌化方向发展。从2014年开始,常州市持续加码智能制造扶持力度,每年财政安排6亿元专项扶持资金。

  这样的产业基础和创新资源,也让常州在新时期迎来了难得的机遇,细数新基建涵盖的5G基站建设、特高压、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常州是全国地级市中为数不多的实现全覆盖的城市。

  “常州每一轮动作,都融入产业的创新、产业的转型当中去,是牢牢抓住了创新链。”常州市发改委主任汤如军表示。

  向前是涅槃,向后是平庸;立于潮头者,风浪亦先历。从小企业到大项目,再到产业链,常州的“梯度转型”给未来注入更多澎湃动力,制造业对经济的贡献份额也逐年提升。

  2015年-2019年的五年来,常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年均增长9.6%,规模以上工业开票销售突破1.23万亿,营业收入规模位列全省第四,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速位列苏南第一。

  2019年末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链产值突破1000亿元,工业投资年均增长6.68%。近日发布的全国先进制造业50强城市榜单中,常州排名从去年的23位上升到17位。

  常州从制造业起步,也会依靠制造业走向未来。智能制造是常州的最大优势,是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积淀下的宝贵财富,也是决胜未来的关键突破口。面向“十四五”,常州已经响亮地提出要打造“国际化智造名城”。

  著名经济学家洪银兴认为:“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推动下,常州的产业实际上已经脱胎换骨。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常州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由制造业大市变成制造业强市。这个强,强在什么地方?必须要突出的是信息化和智能化,常州市要在智能制造方面走在全国的前面,成为一个国际智造名城。”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推进,要实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就要舍得下本钱搞创新,砸钱、砸人、砸时间,真正做到“懂得、舍得、等得”,用“不易被模仿”实现“难以被超越”,打造更多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杀手锏”,使其真正成为支撑经济发展的“最硬核力量”。(魏溪莹 颜乃禾 马驰骋)


欧冠竞猜
上一篇:2020浙江出口网上交易会(美国站-纺织专场)助力
下一篇:爱建证券--先导智能:先导智能受益大客户CATL产